番号辣文

首页 > 家庭乱伦

我的淫生

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但却有着非比寻常的经历  我叫刘一飞,别人都叫我阿飞。我出生在一个寒冷的冬天,天空中飞舞着雪花。  那天我爸爸高兴的要死,请来了邻里街坊一同庆祝,拜了好几桌酒席,一直喝到半夜才结束。  我家是个大家族,但是却只有我这一个男孩。剩下的7大姑八大姨、叔叔舅舅的,要么是没结婚的要么就是生我女儿。所以我们家里的老大——我爷爷特别高兴。听说我名字就是爷爷起的,意思是一飞冲天,像龙一样。   我爷爷是个气功师,但是却不是那样光大门面的那种。只是我爷爷爱好气功,从小就好奇就一直练到现在。虽然没啥成果,但是身体却很硬朗。所以家里人也都支持他。我的诞生可把爷爷乐坏了。当天他就和爸爸说:「孩子我要带,我要把小一飞带成一个大气功师,延续我为完成的理想。」虽然爸爸妈妈不是很情愿,但是学这个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,所以就顺从爷爷的安排了。从此我的人生也离奇的上演了。  我从两岁开始爷爷就开始教我,那时才刚会走路,爷爷每天都教我怎样运气。  怎样放气,我特乐此不疲的跟着爷爷。我小时身体不好,经常感冒发烧、头疼肚子疼的。爷爷就把他的大手放在我的肚子上,我只感觉有个热热的东西在我肚子里面跑来跑去,很舒服!但是爷爷每次弄完我都很累。每次都会睡着,醒来后病也莫名其妙的好了。而且身体也很轻松。  在我4岁那年。我已经能照猫画虎的学着爷爷的样子运功发气了。但是却感觉不出放出的气,只能感觉身子里面有热热的东西在流动,一会上一会下的,暖洋洋的、极是舒服。从此我就更加喜爱这个「运动」了。我小时长的很可爱,脸蛋胖胖的,说话声音也很好听。最重要的是我是家里的独苗、就我这么一个男孩子,所以家里人都特别喜欢我,捧在手心怕冷着,含在嘴里怕热着的。   在我5岁那年夏天的一个下午,我在屋子外面玩耍,我听到我家隔壁姑姑家(一道墙隔着)很是吵闹,我就蹑手蹑脚的再墙边趴了过去,我看见叔叔正在和婶子吵架。吵得什么也记不太清了,只记得叔叔骂了会就下地干活去了。我就进屋去了,我看见婶子趴在炕上哭呢,我过去也没敢说话,在那站了一会婶子看见我来了,就擦了擦眼睛对我说:「你怎么来啦小阿飞」我说:「婶婶你怎么啦,怎么哭啦」「婶婶没事婶婶肚子疼疼就哭呗」「那婶婶我帮你揉揉啊,揉揉就不疼了」「好啊,那你快帮婶婶柔柔,揉好了婶婶给你买糖」我高兴的蹦蹦哒哒的就上了炕,婶婶脸冲上的爬在炕上,我搓了搓我的小手,就把婶婶宽大的背心掀开把小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来回的揉。婶婶开始的时候还是睁着眼睛笑笑的看着我,夸我乖。我给你揉了一会不只怎的婶婶就闭上了眼在那趴着,有时身体还会轻轻的颤抖,我问婶婶:「怎么了婶婶,还疼吗」婶婶说:  「不,婶婶不那么疼了,你接着帮我揉,乖阿飞」我就继续给婶婶揉,又揉了一会婶婶的喘息越来越重了,身体也颤抖的更明显了。婶婶抓着我的手说:「好了小冤家,不揉了婶婶肚子不疼了,在揉婶婶就不行了」我当时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揉就不揉呗。婶婶说:「阿飞,你像吃什么好吃的,婶婶给你买去」我像了半天我就指着婶婶的一对大奶子说:「我要吃奶」婶婶说:「这个可不行啊,阿飞,这个是你姐姐吃的,你妈妈的才是给你吃的呀」我听婶婶说不行,我就好难过,眼泪在眼圈里打转。我就委屈的做在那。婶婶一看我就更觉得不好意思了,想了半天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,抱过来我说:「婶婶让你吃,给你吃,你看你个小可怜。但是我告诉你啊,我给你吃奶你谁也不许告诉,要不婶婶就不给你吃了」我一听高兴的要死,连忙点头答应。  说着小手就在衣服下面伸了进去就要去摸婶婶的奶子,婶婶生气的点了一下我的鼻子说:「小色鬼,等一下」她下地把我抱到里屋,在外面过路的人看不到里面,就把她的衣服掀开了:「来吧,宝贝,你快吃啊,我一会还要去帮你叔叔干活呢」我看到两个白白的大肉球晃了出来,哪还用婶婶提醒,一手一个就让我握在手里,摸着摸着,觉得不过瘾,就把我的小嘴凑了上去,咬住了一个奶头就使劲的往嘴里吸,但是我怎么吸都吸不出来奶水,我就更加卖力了,有时晃头的时候,我的小牙齿来回的刮着那个鲜红的已经挺立的奶头。婶婶的呼吸一点一点的重了,身体也扭来扭去。我问婶婶:  「你怎么啦,婶婶哪难受吗」婶婶媚眼如丝的对我说:「还不是你这小冤家害的,大白天的也吃奶,不害羞」我傻呵呵的笑着,接着吃我的奶。  刚开始的时候婶婶是坐着抱着我在她怀里吃,吃吃不只怎么整的,婶婶就趴在了炕上,我就顺势趴在婶婶的身上吃,婶婶是属于那种丰满型的,趴在上面舒服死了,我吃的更开心了,下面的小鸡鸡不只怎么整的、痒痒的不过挺舒服的,我也就没管它,接着吃。婶婶的呼吸越来越重了。有时还伴随轻轻的「嗯」声。   我也没去管她,后来婶婶的嗯声越来越多。好听极了,我这才慢慢注意,终于被我发现了,由于我个子小,趴在婶婶身上我的小脚正好登在婶婶的裤裆上,我脚一使劲婶婶就"嗯嗯「的,很好玩,索性我就把整个脚面都放在婶婶的裤裆上来回的乱蹬,我的嘴也不闲着,咬着硬硬的乳头,用舌头在上面打转,婶婶的叫声也越来越快。突然婶婶的身子剧烈的跳动了几下顶了起来,似乎呼吸也没了。  过了几秒钟重重的摔到炕上喉咙里发出额额的声音,这下可把我吓傻了,我呆呆的看着婶婶,好半天婶婶才回过神来,紧紧的搂着我:「小冤家,你可弄死我了,」我不明所以,不知婶婶在说什么,也就没答话,我看婶婶把衣服放了下来我怕她不给我吃了我急着说:「婶婶我还想吃」婶婶抱着我说:「小坏蛋今天不吃了,婶婶今天还要出去干活,以后再给你吃,好不好」我不可奈何只好楞楞的做在那看着婶婶在那忙活。  婶婶直接把衣服放下来,农村妇女一般夏天都不带胸罩怕热,站了起来我以为婶婶就要走了呢,婶婶回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慢慢的把裤子脱了下来,我看到婶婶穿的是粉的内裤,然后深深把内裤也脱了下来,由于婶婶背对着我,脱了时候高高撅起了她的白白的大屁股,我看到婶婶两腿中间那黑黑的毛毛上面全是乳白色的东西,我看婶婶的内裤上面也是,我猜一定那就是奶水了,我看婶婶把裤衩脱了下来仍在了炕边上,她去地上衣柜里面找东西,我就把她的裤衩拿过来,闻了闻,腥腥的,和奶水的味道一样,我毫不犹豫的伸着舌头就舔了起来,腥腥的,还有股说不出来的味,不过很好吃,我就索性舔了个干净,婶婶回头正好看到我舔她内裤上的淫水呢,立马跑过来抢了过去说:「阿飞宝贝啊,你怎么什么都吃啊」我说:「婶婶你怎么把奶水藏在那里面啊,害我吸了那么长时间也没吸到,原来被你藏起来了」婶婶一听又可气又好笑说:「这个不是奶,这个脏不能吃的」我说:「为什么不能吃啊,很好吃啊,一点也不脏」婶婶的脸秀的通红,今天可算是丢大人了,自己30多岁的人了,跟自己老公10多年了,也没几次高潮,竟然被个吃奶孩子给吃高潮了,还把自己的淫液给吃了,羞得满脸通红,但是一半也是兴奋的。  自己的思绪全乱了,赶紧用脏的内裤擦擦下身,穿上新的衣裤,把阿飞抱到外面锁上门,告诉他自己玩。今天的事不要和别人说,就赶紧奔着自己家的农田去了。  那天在婶婶在婶婶家回来很高兴,第一次吃到了妈妈以外的乳。之后又吃过几次,但是没能吃到「奶水"了在我7岁那天我上了小学一年级,身体也长高了不少,最突出的是我的小鸡鸡,每天早晨起来都是硬硬的,有成人中指的样子了。  婶婶家的姐姐刘爽上二年级,比我高一年,却比我大两岁,每天我俩都一起上学、一起放学、一起玩耍。   那天星期三,下午不上课,我和姐姐去小河里去抓鱼。小河水不算深,能到我们腰那么样吧,穿裤衩下去指定会湿,当时我和姐姐就都光着身子下河了,我们俩在河里玩的那个高兴,鱼也没抓,光玩水了,玩了一个多点了,累了,我们就一起上岸了,找了一块小沙滩,我们就躺在上面了玩起了过家家,但是我们都没穿衣服,还都是光着身子的,上岸后我才发现,姐姐的身体怎么和我不一样,下面没有鸡鸡,好像还破了个口子,但是怎么没有流血啊,我当时就问姐姐,我说:「姐,你那咋啦。怎么没有鸡鸡啊,」说着我还挺了挺肚子,把我的小弟弟在她面前显摆显摆。姐姐说:「我也不知道啊,我们女生都是这样的」。我听得莫名其妙的,我就挨了过去伸手就摸了摸,那儿一道小沟,软软的,挺好玩,我就来回的摸着,姐姐脸红噗噗的,也没说我,还在那玩着,我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我就问姐姐:「那你在哪尿尿啊,没鸡鸡怎么尿尿啊」,姐说:「就在那下面尿啊,我也不知道在哪出来,反正一尿就出来了」。  我还在那摸着,感觉那里有个小洞,我就拿手指往里插了插,没进去,我也不敢使劲怕姐说我,姐说要尿尿,我说好啊,让我看看在哪尿的,姐姐就两只手按在地上。挺起肚子,把她的小穴挺了起来,我做在她旁边把着她的腿看着,一会一道清泉激射而出,姐姐尿的可高了,还远,我看见了,就是在那道小沟里面出来的,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整的,鸡鸡硬的跟个小棍似的。  后来我们又玩了一会,就过河穿上衣服回家了。之后我们玩耍的项目里面多了个摸摸,每次我都要摸姐姐那里,姐姐似乎也很喜欢让我摸。她有时也好奇的摸我那里,摸一会就硬了,姐姐说很好玩。晚上回家后,吃了点饭就进屋子里去趴着了,玩了一天也累了,农村一般黑天就睡觉了,爸妈过了一会就进屋了,我和爸妈一个床我在他们中间睡,晚上看了会电视就都睡觉了。  睡到半夜,让尿憋醒了,我自己不敢去,刚想喊我妈去,我就听到哼哼的声音,我就没敢出声,等眼睛适应黑了,借着月光我看到爸爸压在妈妈身上,也没盖被子,妈妈两腿劈的很开,爸爸就趴在他两腿之间,一上一下的,原来哼哼的声音是爸爸发出来的,妈妈偶尔会出嗯。嗯。的声音,不过听起来应该是闭着嘴发出来的,爸爸听到声音好像更卖力了,妈妈就说:「你轻点,一会孩子醒了」爸也不管他,当时我的小鸡鸡硬了不的了,也不知是尿憋的,还是怎么的,反正硬的难受死了,过了能有10分钟,爸爸的速度更快了,妈妈也受不住哼哼出声了,嗯……嗯……哦你……要死……啊死……那么……大……干……什……么,一会……孩子醒了……你慢点嗯……嗯……你慢点啊……我要不行了……快……使劲……快……额……额……嗯……来了……快……来了。出来了……爸爸这是动的更快了。也喘着粗气说:「我也来了……啊……啊」接着就不动了,光能听到爸妈的喘息声,很急很急的。过了一会妈妈把爸爸推了下去,爸爸呼呼就睡着了。   我让尿憋的难受死了,正好妈妈这时起身把灯打开下地去了,可能也要尿尿,我就也起来了:「妈,我要尿尿」我妈妈吓一跳说:「下来吧,走妈带你去」农村人一般都把尿桶放在屋里,我家尿桶在走廊里放着了,妈妈过去把灯打着了,就蹲在尿桶上,看着我的硬硬的小鸡鸡,我看到妈妈蹲在那,就想起来姐姐今天白天尿尿的事,我就往妈妈那下边看,妈妈光着身子,两个大奶子垂在前胸,下面一撮黑毛。  我就盯着妈妈的黑毛看,心里就像姐姐怎么没有啊,怎么回事呢,正看着呢,我看妈妈在使劲,我以为妈妈要拉粑粑呢,我看她蹲了起来,毛毛上一道白白的东西留了下来,妈妈还把手在下面扣了进去,手上也是白白的东西,下面留出了很多,让后妈妈就拿手纸擦了擦下面,又擦了擦手,就起来了,妈说:「你快尿"我就过去了把鸡鸡对着马桶,老半天也尿不出来,急的我一身汗,我都憋老长时间了,在憋就要爆了,我说妈我尿不出来,妈过来了看看我,又看看我的小鸡鸡说:」人不大,鸡巴倒不小,随你那个死爹,长大不带是好玩意的「就拿手噜了几下我的小鸡鸡,挺疼的,一下鸡巴就软了,一下就尿出来了,然后晃了晃小鸡鸡就回去睡觉了后来脑海里就出现了男女的事,总是想那天晚上爸爸在妈妈身上干什么,还有妈妈下面怎么有黑毛,姐姐的怎么没有,还有妈妈下来流出来的那个白的是什么啊,好像和婶婶的那个好像啊,女人大了都把奶水藏在下面吗?我这时在和姐姐摸摸的时候,我总是想把手指往那个小洞里查,好几次都把姐姐弄疼了,以后就不敢了,就只是在外面摸,渐渐的姐姐下面会滑滑的,我就更爱摸了,姐姐似乎也是这样。  在我10岁那年,就真的开始我的淫生了。  转眼,我已经上小学3年级了,刘爽姐也12岁了。我们每天还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,当然还有一起摸摸,不过姐姐和以前的不太一样了,胸部也像个小馒头了,而且我每次摸她的下面,她下面就像尿尿一样,湿湿的,而且也会像妈妈那样哼哼的。终于迎来了我们的暑假,哈哈。我像这是会让每个孩子疯狂的,但是我却没有那样每天出去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出去疯闹,我好像觉得他们那些对我来说好像毫无意义。  在家看了会电视,电视上面播出了一对情侣亲吻的镜头,我趴在炕上,脸红红的,心跳也很快,一直向窗外张望,很怕一下回来人,像做小偷似的,我的鸡鸡硬的像个棍子一样,现在它也有10厘米左右大小了,贴肚子的地方张了几根细毛毛,软软的,不知道怎么弄的。我看着电视的镜头就想到了爸爸和妈妈的一幕,越看鸡鸡越硬,好难受啊,怎么办啊,好像要尿尿,却又尿不出来。算了,不看了,去找姐姐玩去,也许没人还能摸摸呢。  我跨过墙头,就去了叔叔家。姐姐却没在家,婶婶说她去姥姥家了,婶婶在看电视,我过去一看原来婶婶也在看那个电视呢,婶婶的脸也红着,而且衣服也很凌乱,夏天本来穿的就少,婶婶的扣子好像还没扣,一对雪白的大奶子露出多半个,我看的呆了。  婶婶开始没发现什么,还在专注的看着电视里激情的镜头,后来发现我一直站在那里,转头看了我一样,看到我正盯着她的奶子看呢,:「啊飞,你个小色狼,看什么呢」婶婶边说边把衣服扣了扣。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迷迷糊糊的就说:  「婶,我想吃奶,行吗」。婶婶生气的在我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道:「多大了,还吃奶,丢不丢」。「婶婶,我想吃么,你就让我吃吧,好么。」婶婶无可奈何,:「好好,婶婶让你吃,不过你的快点啊,你姐衣服就回来了,还有你叔叔」我说:「恩,好婶婶」婶婶还在那趴着看电视,我还楞在那里,不知道怎么办,婶婶转过头,看了我一样道:「傻样,过来啊,趴被窝里给你吃,婶婶没穿衣服」听到这句话,我的小鸡鸡明显的颤动一下,不过婶婶没注意,我就脱了鞋也趴上了抗,转进了婶婶的被子里面,说是被子其实就是一个夏天盖的小毯子,薄薄的。我刚进被窝里就闻到了一股幽香,我闻婶婶怎么那么香啊,婶婶笑笑没回答我。  婶婶把衣服扣子解开了,露出了下面的一个奶子,搂着我的头,我一下就把嘴贴了上去,婶婶「嗯」的一声,我以为咬疼婶婶了呢就问,:「婶婶,咬到你了么?疼吗?」婶婶还是没说话,我看她还是看着电视,也就没在问了。  婶婶的奶子很大,我小嘴就能含住一个奶头,我要用手把这才能吃好,我就用手拖着婶婶的奶子,开始轻轻的吸吮,婶婶的奶头一下就立了起来,我吸着一个大奶头就不停的用舌头来回的舔弄,这是我的鸡鸡硬的不行了,把我的裤衩都顶起来了,婶婶搂着我的手越来越紧,我把另外一只手伸进婶婶的衣服里面去握那个奶子,小手在上面轻轻的抓着,而且婶婶就会「嗯」出生,不过就一声。  这是婶婶告诉我先起来一下,上婶婶身上来吃,我就先把奶子从嘴里拿了出来,刚拿出来有点舍不得,我就又贴过去,咬了一下那个高高挺立的奶头,婶婶敲了一下我的脑袋,婶婶把身子翻过去,平躺在炕上,也把电视闭了,抱着我把我放在她的身上,婶婶把她的内衣掀到脖子上,露出两个大奶子,白白的,上面两颗鲜红的奶头挺立着。这是我才看见婶婶真没穿衣服,下面就穿个小裤衩,黑色的,我就趴在了婶婶的身上,张嘴含住一个奶头吸吮起来,另外一只手握着那个奶子,两根手指夹着奶头,轻轻的动着,我的鸡鸡贴着婶婶的小肚子亚得有点疼,我就稍微的抬起我的屁股,但是一会就累了我就又放下了。  婶婶搂着我的身体,在头上,后被不停的抚摸,我抬起头看见婶婶闭着眼睛,嘴巴张开的,可以看见白白的牙齿。婶婶的腿靠在一起,不住的摩擦着,嘴里偶尔也发出"嗯嗯……哼「的声音,我就问婶婶你怎么啦,婶婶说:」乖宝宝,婶婶好受啊,来吃这边这个「说着自己把那个奶子凑到我的嘴旁,我一口亲下去,拿我的小牙轻轻的咬那个高高立起的奶头,婶婶抚摸着我的后背的头发出沉重的喘息声,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急。  婶婶这是可能也发现下面什么顶着她的肚子了,她就把我往下推了推,把两条腿分开,让我趴在她的腿中间,现在好受多了,但是由于我个子比婶婶矮点,我吃奶就费劲了,我就使劲的往上专,我的鸡鸡好舒服,顶到一片软软的地方,一会又掉下去了我就在往上专,婶婶的呼吸更重了,搂着我的身体,帮我往上专。  舒服是舒服,但是我穿的是不料的裤衩,磨得鸡鸡有点疼,我就起来了。  婶婶看我不吃了就问我,:」宝宝,你怎么啦「我就捂着裤衩说『婶婶,我下面磨得好疼」「我看看,」说着婶婶就让我站了起来,婶婶坐在那里,摸了摸我的下面看我硬硬的就说:「这么小,就学坏啦丢不丢,」说着还在我的脸蛋上刮了一下,然后把我的裤衩脱了下来,看到我硬硬的鸡鸡,10来厘米长了,粉红色的。婶婶楞了一下,然后请请的拍了一下我的鸡鸡,「真是人小鬼大,才这么大点,鸡巴就这么大了,等长大了的多大啊」婶婶心里想着。  婶婶把我的衣服也脱了,「好了,还吃奶妈,宝宝」,我高兴的扑了过去,压在婶婶的身上,二话不说,咬住一个奶头,「嗯……慢点……有点疼……稍微轻点」我的鸡鸡还顶在婶婶的下面,这次不疼了,但是能感觉湿湿的,我就想起来了下面的「奶水」。我说婶婶,我想吃奶水,婶婶没反正过来怎么回事,告诉我:  「你姐姐都那么大了,婶婶哪还有奶水啊」「你骗人,你把奶水藏在这里了,说着我就拿小鸡鸡在婶婶下面顶了一下,婶婶」嗯「的一声:」那不是奶水啊,你傻瓜,那是婶婶的淫水。「我根本不信,说着就在那挤眼泪,婶婶看我快要哭了,就说:」好好,给你吃,婶婶给你吃,好宝宝,咱不哭噢。  说着婶婶就把手伸进去,把小裤衩脱了下来,我看到上面都是白白的,「你看,这是什么,还骗我」说着我拿过来就添,婶婶像阻拦却已经不赶趟了,婶婶看我添得津津有味,就红着脸,趴了下去,我又趴在婶婶身上吃奶,鸡鸡顶在一片软软的滑滑的地方,舒服极了。每次我一顶,婶婶的身子就一颤,嘴里还含糊的嗯……嗯的。我就趴在婶婶的耳边说:「婶婶你的奶水好多啊,我要去吃啦」婶婶双手捂着脸,我就专进了被窝,里面黑黑的我什么也看不见,我就把被子下面掀了起来,跪在婶婶的双腿中间,我看到婶婶双腿中间有个大大裂缝,上面都是毛毛,中间的裂缝像个小溪一样流了很多水,我记得上次的好像是白色的,这次的怎么和水一样啊,也不管那么多了,我就埋下头,香香的,就和刚进来被窝那香味一样,我就伸出舌头在那个小溪上面舔了一口,涩涩的,还有点甜,就在我刚碰上那条裂缝的时候,婶婶的身体一下绷紧了,大大的一声「啊」接着我就看见婶婶的那天裂缝喷出一股水,喷了我一脸,我看见那下面还有好多要留到炕上了,就急忙把嘴凑了过去,像吃奶那样的含住那条裂缝使劲的往嘴里吸,婶婶抱着我的头,身体不住的上下动,有时颤抖,嘴里更是不停的嗯……嗯^……哦……哦的,我也不管那些,听不懂。  婶婶的水很多。有的顺着我的下巴都留到了我的身上,我就更加使劲吸,不想漏掉一滴甘露。婶婶抱着我的头。两腿夹着我的脑袋。我感觉我要窒息了。我想把头抬起来,婶婶却不上,给我按的死死的,动都动不了,还不住的挺动着身子。:  「额……嗯嗯……嗯宝宝……快……快吃……使劲吸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婶婶又要出奶给你吃了……快。……接着婶婶按的我更紧腰使劲的挺了起来,股股的」奶水「也喷进了我的嘴里。  「好宝宝,婶婶舒服死了,别吃奶水了,上来吃奶吧」我就趴了上来,趴在婶婶身上,婶婶看我嘴上都是她的淫水,低下头在我嘴上亲着,舔干净我嘴旁的淫水,更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去吸吮,当时的感觉好奇怪啊,很舒服。鸡鸡硬的不行了。硬的都有些开始疼了,婶婶吮了一会就把我按下去去吃她的奶子,并用腿夹着我的腿,我只感觉到鸡鸡顶在一个柔软的地方,婶婶不住的挺动着腰,我感觉我的鸡鸡好像一点点的在专进一个洞里,但是婶婶一往上挺有好像不是。我也不管了。反正这样好舒服,我就继续吃吃婶婶的大奶子。轻轻咬着那粒大奶头,婶婶把手伸了进去,在下面握着我的鸡鸡,放在了一个温暖的地方。然后两腿夹着我的屁股,使劲往里一压,我就感觉我的鸡鸡进入了一个柔软的洞里,而且很热。我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婶婶用脚压着我的屁股使劲的往里压,「宝宝……舒服……吗。快……来回动……就是前后的那样……往后的时候别让你的鸡鸡出去,然后使劲撞进来,快……宝宝……使劲……」「啊……宝贝……对……使劲动……唉……婶婶。好……好。舒服。」我开始有点掌握诀窍了,就使劲的动了起来,婶婶的双脚勾着我的小屁股帮着我使劲,我的鸡鸡也舒服极了,婶婶的下面好像一个温暖的怀抱,抱着我的小鸡鸡,暖暖的,滑滑的。  婶婶伴着我的抽插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。「饿……饿……快。宝宝……在使劲……在快些……」这时婶婶使劲的抓紧了我的肩膀,使劲颤抖着挺着下面,喉咙里发出「饿……饿」的声音,婶婶的下面也在一吸一吸的,还喷出了许多水,我连忙挣脱婶婶,爬到脚下,就把嘴凑了上去,好多「奶水」啊,涩涩的,甜甜的。   我就没命的使劲吸。「啊……宝宝。别吸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婶婶。要……要。不行……了……啊。!」接着又喷出了很多「奶水」大约过了5秒。婶婶也长出了一口气,身子重重的摔下,两天腿也伸直了,而且一个劲的颤抖,,我看到婶婶下面有流出很多水,凑下头就要去吸,婶婶一把抱住我,给我拉了上来,抱住我。「小冤家,你要弄死婶婶啊,今天不吃了噢,婶婶不行了,以后再给你吃」。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然后摸着婶婶的一个奶子,婶婶告诉我,这事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,告诉别人,别人就来吃了,我就吃不到了,我说「嗯」,我谁也不告诉。  第二天,我和姐姐一起上学,一天都恍恍惚惚的,总想着婶婶的下面,「奶水」很甜,里面还很温暖,鸡鸡插在里面舒服极了,别的小同学下课了都出去做游戏,我就趴着课桌上看书,老师还夸我好学,其实我也想出去玩,只是鸡鸡硬的梆梆的,根本就不敢站起来。所以才出不去。  放学回来后,我扔下书包就去姐姐家,可怜的是叔叔和姐姐都在家。婶婶告诉过我,家里有别人的时候不能吃,更不能说,我呆了一会就听到妈妈喊我吃饭,回家后看到一大桌子菜,「妈,今天过节吗,怎么做这么多菜啊」「不是过节,你爸明天就要走了,去南方打工去,今天好好犒劳犒劳你爸爸,让他多赚点钱,好养活你啊」这是爸爸过来了摸着我的头说:「在家老实点,被竟出去淘,少给你妈惹点麻烦,爸不在家,你的乖点」我笑着说:「我很乖的,爸爸放心」爸爸拍着我的脑袋哈哈大笑,妈妈出去买了酒,一家人就共进了一个丰盛的晚餐。  吃完饭,妈妈收拾完桌子就让我早点睡觉,说爸爸明天要起早呢,所以电视都没看成,就都趴下了,闭了灯,黑乎乎的。  我刚要睡着,就听妈妈小声的说:「等会的,阿飞还没睡着呢,急什么,一宿呢,今天晚上不睡觉,都陪你,让你明天起不来炕,呵呵」爸爸也喘着,那天晚上可怜了我的小鸡鸡,硬了一夜。  (有朋友说应该介绍下主角的家庭状况,这个我也想过,但是一时勾勒不出那么多人物,也不知道要怎样发生关系,但是我会努力使文章衔接的更融洽点,这是我第一次写文章,我会写很长时间,一直写到主角成老头以后,哈哈但愿可以成功,能伴随狼友们一段时光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。好了,继续)我每天早上都要起来练一会功,已经形成习惯了。肚子里面的气流动的也更加顺畅了。练完功,洗完脸吃完饭,我就去找姐姐一起玩去了,在路上我问姐姐,:  「姐,你晚上睡觉的时候,你爸爸妈妈做什么事不」姐姐想了想,脸红了「做吗?」我又问,「做,有时我晚上尿急起来尿尿,一打开灯就能看到爸爸趴在妈妈的身上。我听别的同学说,那个好像叫做操逼。而且有时闭灯的时候我还能听到妈妈的呻吟声,像得病了那样的叫」「哦,我晚上也能听到,还能听到爸爸呵斥呵斥的,好像很累的样子,姐姐,你会操逼吗?""不会,我也是听咱家前院的艳姐说的,」我若有所思的想到我和婶婶那天做的那件事,把我的鸡鸡插在那里面来回动,那么舒服,而且婶婶的叫声也像生病了那样,我是不是在和婶婶操逼啊?  当然我不会傻到去问姐姐,婶婶都告诉我了不许说,一定是秘密的事。  我和姐姐俩人去小河抓了一会鱼,我灵机一动就问姐姐:「姐,咱俩也操逼啊,好不」「可是我不会啊,你会吗」我说:「我也不会,咱俩慢慢研究呗」说着我和姐姐就上岸了,姐姐家里有人,我们就去我家里了,爸爸出去打工了,家里就剩妈妈自己了,她平时都上地里干活,或者去玩麻将,很少在家呆着的,我俩刚进门,看到妈妈正在打扮呢,一定是要出去打麻将,我和姐姐都乐了,妈妈也没管我们俩,我就把游戏机拿了出来,接上电视,我就和姐姐玩了起来,妈妈又收拾了一会,临走时说:「你俩好好玩啊,不许打架,玩一会就得写作业,我出去打麻将,下午就回来,你俩在家好好的看家啊」「恩,你快走吧,别墨迹啦」我不耐烦的道。  我看妈妈走远了,我就领着姐姐上炕了,在行李上拿下来一个小毯子,我就把衣服都脱了,只剩下一个小裤衩,姐姐什么也没脱,我把游戏拔了下来,打开电视,我俩就趴在被窝里看电视,我把手伸到姐姐的内裤里面摸她的小穴,姐姐脸红红的,也不看我,任我摸,眼睛还是盯着电视上看,看没看进去,我就不知道了,摸了一会,姐姐下面已经湿透了,我就做起来把她的裤衩和内裤褪到了膝盖那,分开点她的小腿,把手神进去摸,我把毯子掀起来一点,看到姐姐的下面红红的,和婶婶的不太一样,也没有婶婶那样黑黑的毛毛,唯一一样的就是中间的那道缝,而且都流着水,我在想,姐姐这里会不会也和婶婶的一样,一吸就会出奶。  我把姐姐的裤子整个褪了下来,小裤衩褪下一个腿,姐姐可能怕来人,不让我都脱掉,来人好方便穿,我把姐姐的脚分开,有手指在那天小缝上来回的抚摸,摸到下面,接近屁眼的地方特别的软,我用手指捅了捅,进去了一个指头,我惊奇的看着那剩下的多半个手指,:「姐,你看,我把手指伸进去了」姐也没搭理我,她也不看电视了,躺在那闭着眼睛,我又把那节手指抽出来,在插进去,就这样插了一会,我看到姐姐下面的水越来越多,我就凑下脸去,把嘴巴贴了上去吸允。  (待续「嗯……你干什么,阿飞。这时姐姐抬起头,看到我附在她的胯下,用嘴巴吸她的那里,脸更红了,姐姐要推开我,但是被我使劲的拽住了她的胳膊,姐姐下面的味道和婶婶的不一样,婶婶的下面,有点腥涩的味道,姐姐这里却很甘甜,有股清香,我更加爱不释口啦,姐被窝吸得脸红红的,呼吸也急促了,突然姐姐使劲挣扎了一下,小肚子不听的抽搐,使劲的把下体挺了起来,我看到姐和婶婶一样。知道会有很多」奶水「给我吃,就更加的卖力吸吮,」啊……「姐姐叫了一声,小穴里也喷出了许多的奶水,当然,都被我吃下。姐姐还在喘着粗气,我还想去吸,姐姐拉住了我,:」好舒服啊,你怎么弄的「我当然不能告诉她,婶婶教我的。就没理她我又做了起来,我又把手指插到了姐姐的小穴里面来回的抽动,由于姐姐下面许多的「奶水」,抽插的不那么费力了,我就慢慢加深,往里面插,一个手指都要进去了,我感觉有个东西挡住我了。  我一碰到那姐姐就说疼,我就不敢再往里面进了,就在外面抽插了,我的鸡鸡硬硬的顶在下裤衩里面,我就把裤衩脱了下来,拉过姐姐的手,姐姐以前经常摸它,所以也不大惊小怪,姐姐的手很柔软,被姐姐握在手里的感觉和好,让我想起了婶婶的下面,放在婶婶的里面真的好舒服,热热的,软软的。想到这个,我的鸡鸡更是硬的不得了了。   我把姐姐腿分开,我趴在她的身上,上次就是和婶婶这样弄的,我把鸡鸡凑到姐姐下面就顶了起来,分明能感觉到那份柔软,但就是找不到那个能进去的口,顶了好长时间还是不行,姐姐也说不行了,下面被窝顶很疼,说以后再试吧,我也没办法,只好穿好衣服趴了下来,但是我的手指却没闲着,还放在姐姐小穴里面抽插,我和姐姐的第一次「操逼」就这样结束了。我用手指在姐姐的小穴里面插了很长时间,后来我把手指拿出来的时候,我的手指都泡的抽吧了,有看了会电视,我俩就搂着睡着了。  从此我和姐姐只要有时间就会偷偷的再一起「操逼」,但是一直都没有弄坏她的处女膜,每次碰到那里,姐姐都会说疼,我也就不敢使劲往里面进了,相比之下还是和婶婶一起好点,我可以无所顾忌的任意妄为。  妈妈玩麻将一直玩到了下午4点多,回来了给我买了许多好吃的,我看妈妈高兴的样子,一定是赢钱啦。晚上妈妈做了我最爱吃的一锅出,就是芸豆、玉米、和排骨一起炖,吃了好多,妈妈收拾完碗筷就领着我一起出去串门去了,去我家前院的老王家,在他家唠会嗑,后来又来了几个大人,就说要玩麻将,妈妈当然乐意了,王姨让她的女儿领着我玩,她女儿就是王艳,18岁了,1米65左右的个子,两个胸脯也挺高高的,她把我领到小屋里面一起看电视,妈妈她们在那屋已经玩了起来。  我和艳姐不怎么熟,我姐姐刘爽到是和她很好,上次姐姐说操逼的事还是王艳姐告诉她的额,她家小屋不大,就一个炕,地面仅能放几双鞋子那么大,她把我领到小屋就不管我了,自顾自的看起了电视,我也只好跟着她再那看,看的我好无聊:「艳姐,我想尿尿。」她转头看了看我说:「厨房那里有脏水桶,你就往那里尿吧」那时早就已经黑天了,我打开小屋的门,厨房黑黑的,我害怕:「姐,我害怕,你能帮我开灯吗」她不耐烦的穿鞋下了地,去厨房把灯打开了,然后站在那里,「你快点尿」。  我之后乖乖的走到脏水桶的边上,脱下我的裤衩,由于憋了一会,又有人在旁边,我尿不出来,艳姐就再我的对面,她还一个劲的瞅我的小鸡鸡,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小鸡鸡再这时候居然硬了起来,我脸红极了,艳姐看到了我的鸡鸡居然硬了,而且才10岁的小屁孩,鸡巴居然和她的那些男朋友一样大了,只是细点,而且白嫩一些,包皮还包在鸡鸡的头上面。  我索性不尿了:「姐,不尿了,尿不出来,我们回去吧。」姐姐没之声,也没动,我看她还看着我的鸡鸡呢,我又试探性的问了声「姐」她吓了一跳「哦,你先回去,我闭灯。」我回小屋了,艳姐也跟着进来了。  我上炕后鸡鸡还是硬硬的,很难受,姐姐不时的回头看我,还看我的裤裆那里,看到那里高高顶起一块,又转过头去,一会又转过来,我只好报以歉意的微笑。  艳姐这时往后做了点,做在我旁边悄悄的对我说:「怎么了,看你脸红红的」我不好意思说鸡鸡硬的难受,我低着头没说话。  这是艳姐把手放在我的鸡鸡上:「是想尿尿吗?」「嗯,可是尿不出来,好难受」「姐姐帮你,但是你要小声一点,不能让那屋的人听到」我没说话,艳姐把我的小裤衩脱了下来,露出了我的「小鸡鸡」,姐姐用手握住,来回的撸动,她看我的包皮还包着头呢,白白嫩嫩的很可爱,就用嘴亲了下,她的嘴唇很柔软,一下让我想到了婶婶的那里,我的鸡鸡更硬了,还在她的手里跳动了两下,她把脸抬了起来,冲我笑笑,然后张开口就喊进去多半根,哇!好舒服,和操逼一样,里面好软好热。  姐姐就来回的挺动她的头,然后手握着剩下的半根来回的撸动,我很舒服,就把身子倒了下去,趴在了炕上,姐姐不挺的吸吮我的鸡鸡,有时还用舌头舔我尿尿的那个口,很痒,姐姐舔了一会悄悄的问我:「舒服吗,小弟」「嗯,好舒服」姐姐笑了笑,然后低下头继续舔我的鸡鸡,有时还用手撸我的鸡鸡,然后去舔我下面两个蛋蛋,本来凉凉的蛋蛋被艳姐热热的嘴一含,舒服的我小肚子连着抽搐好几下,姐姐看到我的表现,更加卖力了。一口含下我的鸡鸡,然后使劲的来回摆动头部,越来越快,她还有舌头在我的鸡鸡上来回的舔动,舒服的我连脑子都好像麻木了不会思考了,我感觉我要尿尿了,而且尿意很强烈,有种控制不住的感觉。  我颤抖着小声说:「姐,我要尿尿。」姐姐还是含着我的鸡鸡,嘴里模糊的说了声「嗯」也没管我,更加快速的吸吮,我使劲的憋着这股尿意,我怕尿到她的嘴里,怕她生气,但是这个感觉越来越强烈,我把这姐姐的头往外推了推,姐姐用手把我挡开,继续快速的吸吮,我受不了了。感觉脑袋一片空白,我尿了出来,在艳姐的嘴里。但是却很以前尿尿不一样,这回是一下一下的,感觉是喷发出来的。能感觉到艳姐的舌头不挺的舔着鸡鸡,而且全身的重量都好像集中在了鸡鸡上面,舒服死了。感觉后背都麻麻的,小肚子一个劲的抽搐,喷了10多秒钟才停下。  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,我看到艳姐抬起头,嘴角流出了一条白色的液体,然后看到她咕噜咕噜喉咙动了两下,然后大喘一口气,舔了舔嘴角流出去的白液,吃到嘴里,艳姐笑了笑问我:「尿出来了吧,舒服吗」「嗯,好舒服,重来没这么舒服尿过尿,」我想到她把我的「尿」都吃了下去,就说到:「对不起啊,姐,我实在控制不住了,才在你的嘴里……」她拿来手纸,擦了擦嘴,又帮我擦了擦小鸡鸡,对我说:「没事,姐姐喜欢吃你的精子,甜甜的,姐姐爱吃。」「什么是精子啊,艳姐」「就是你刚刚尿出来那个啊,白色的」我有点害怕了,平时尿尿都是透明的或者黄色的,「怎么会尿出来白色的啊,我是不是有病了」「不是的,小笨蛋,男人长大了都会尿这个,你们男人的尿是排出来的,这个白色的是射出来的。这个要是射到女人的逼里,说着指着自己的下面,就会怀孕的,就能生小孩了,等你以后就明白了。  我还趴在那里,心里有忐忑,艳姐说的话,我没怎么听明白,害怕自己快要死了,艳姐搂着我,告诉我,不能告诉别人这些事啊,这是很丢人的,要是告诉别人了,姐以后就不给你弄了,不让你舒服的尿尿了。我点了点头,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  后来妈妈他们玩到了晚上12点多,妈妈过来把我抱起来,回家了。  到家后妈妈把我放在炕上,去洗手,然后也上炕来搂着我睡觉了。妈妈搂着我,在我身上轻轻的拍,不经意间碰到了我的裤裆,有东西顶了她一下,妈妈又把手拿过去,一摸,原来是我的鸡鸡,而且还硬了,妈妈摸了摸就把手伸进我的裤衩里面,一只手都握不住了,妈妈也像姐姐那样撸动了两下,妈妈一撸动我的鸡鸡,带动了我的包皮,疼了一下,我就醒了,我感觉妈妈握着我的鸡鸡,而且鸡鸡上传来疼痛的感觉。我说「妈鸡鸡疼」妈妈听到我说话,吓了一跳。然后起身把灯打开,然后来到我的胯下,把我的裤衩脱了下来,看到我高高崛起的鸡鸡,鸡鸡头那里红红的,妈妈就笑着说:  「哟,咱家小宝贝长了一个大宝贝呢啊,呵呵,这么大点逼孩子,鸡鸡就长那么大了,随你那个死爹,你忍着点啊,妈帮你把这个皮拉下来,以后就不疼了」我点了点头,妈妈就两个手指握着我的鸡鸡,一点点的往下撸,我看到鸡鸡头上面的皮一点点的往下去,到鸡鸡头上那个棱的时候我就疼了起来,妈妈让我忍着,然后用点力的拉了下去,马上一股凉风灌了进来,妈妈看到鸡鸡头的棱里有许多的尿垢,妈妈下地拿来了水盆给我洗干净了,然后拿手纸擦了擦,上炕闭灯。  妈妈搂着我,手里握着我的鸡鸡,我和妈妈就都睡着了早上睁开朦胧的睡眼,妈妈已经起来做饭了,我往身上看去,看到自己光着的身子,和高高翘起的鸡鸡,看到原先抱着鸡鸡头的包皮被拉到了肉棱的下边,使我的鸡鸡显得大了许多,看了一会我就穿上裤衩来到院子里面练功去了。  运气,开声。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体在不住流动,以前练功的时候只能感觉到练完后神清气爽,但是感觉到气体还是第一次,不知道是好是坏,但是感觉确实很舒服,暖暖的再身体里面流动。  练完功才注意到,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正蹲在房檐下面的台阶上看着我,看我收功了喊道:「快点吃饭吧,」我跑过去,妈妈摸着我的脑袋,我俩就进屋子去吃饭了。  草草的吃了几口,就出去玩了,其实说是玩,也就是去找姐姐,和我同年级的那些学生,整天的这跑那跑的,实在是没什么兴趣和他们一起耍闹。  我翻过墙头来到婶婶家,看到婶婶家也刚吃晚饭,叔叔没在家,婶婶在穿破旧的衣服,好像是要去地里干活,看到我来了告诉让我帮姐姐收拾屋子的桌子。  我看到婶婶撅着屁股在那找旧衣服,我就趁姐姐不注意来到婶婶旁边:「婶,我想吃奶。」婶婶突然身子一下转了过来,把一根手指放在嘴边,「嘘」婶婶让我禁声,婶婶这是俯下身来,用手指了指对面那屋:「小点声,你姐还在那屋呢,婶婶要去干活,等回来的噢,好宝宝」「不嘛,我现在就想吃」婶婶无奈,因为怕她女儿听到,所以只好小声的说:   「你个小色狼,大清早的不好好睡觉,吃什么奶啊,婶婶真的要出去干活,等婶婶回来的好吗,婶婶一定让你吃,现在给你摸一下,你要听话。」我想了想,把手伸到了婶婶的衣襟,在下面伸了进去,婶婶的胸罩挡住了我的手,婶婶看到我的表情,知道我在想什么,就把胸罩往上一推,露出了整个奶子,我抓了上去,用手捏着那颗已经硬了的奶头,婶婶「嗯……」的小声的叫了一声,:  「小坏小子,就不能轻点啊」我咧嘴笑,「好了,婶婶要走了,你帮姐姐收拾家里吧。等婶婶回来再给你吃奶。」我意犹未尽的松开了手,指了指自己的小脸蛋,婶婶楞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:  「小东西,你还会讨价还价啦。」说着婶婶笑着亲了我的小脸蛋一下。我高兴的嘿嘿傻笑。  我来到姐姐那屋,看到姐姐还趴在被窝里面看电视呢,姐姐看到我来了高兴的道:「小弟,姐派给你一个艰巨而伟大的任务,帮姐把桌子收拾下去,」我看了看她,「你给我什么奖励啊」「切,帮姐姐忙还得要报酬的啊」「谁让你懒蛋啦,给不给嘛?」「你想要什么啊」「一会在告诉你,但是你一定要给我啊,」姐姐神秘的看了看我,「你快收拾吧,姐答应你」我只好委屈的帮姐姐把桌子都收拾干净了,这是看到婶婶穿着一身旧衣服,出门去了,我高兴的蹦上了抗。  由于婶婶起来的早,还要干活,就让姐姐叠被子,姐姐还没起来呢,抗上都是辈子,趴在上面软软的很舒服,我滚到姐姐的身边,指着自己的小鸡鸡对姐姐说:  「姐,我的要求就是让你帮我舔这里」姐姐看了看我道「那多脏啊,是尿尿的地方,怎么可以用嘴舔。」「怎么不可以啊,昨天晚上艳姐就帮我舔的呢,后来还让我尿到她的嘴里呢,哦不,挺她说那不叫尿尿,叫射精,她还把我的精都吃下去了呢,她还说很好吃,要我以后常给她吃呢」我不服气的道。  姐姐看我好像说的是真的,就半信半疑的问的,:「真的,?她怎么帮你舔的啊」我就把详细的过程告诉了姐姐,姐姐沉默了一会,然后幽幽的说,「可是姐姐不会啊,要怎么帮你啊」我高兴的道「可简单了,你就把我的鸡鸡当雪糕那要吃就可以,但是别咬啊,就用舌头来回舔就行」姐姐犹豫的做了起来,看我已经把裤衩都脱掉了,露出了坚硬的鸡鸡,突然姐姐看到了我的鸡鸡头「小弟,你姐姐怎么和以前不一样啦,那个皮怎么被拉下来啦」「昨天晚上妈妈弄的,昨天晚上鸡鸡硬了,顶的我好疼,后来我告诉妈妈,妈就把这个拉了下来,告诉我以后就不会疼了」「哦,」姐姐俯下头去,自己的看着我的鸡鸡,使劲的闻了闻,然后轻轻的用舌头点了一下我的鸡鸡头,一点一点的把整个鸡鸡头都吃了下去,姐姐的口里也很柔软,温暖,但是姐姐的舌头顶住了我的鸡鸡头,不想艳姐那样的,把鸡鸡含在嘴里,舌头还在围着鸡鸡转动,我就告诉姐姐艳姐是怎样怎样舔的,一点点的交给她,慢慢的姐姐熟悉了很多,用小手我这我鸡鸡的下端,然后用手不住的撸动,舌头在我的鸡鸡头上面打转,我的感觉越来越好了,好舒服啊!  姐姐由于是跪在我的旁边,脸冲着我的脚,我能清楚的看到姐姐的小屁股,我想起那条湿润的肉缝,我就把手凑了上去,扒下姐的内裤,我看到姐姐的那条微微湿润的粉红色的小肉缝,鸡鸡猛的跳动了一下,我把手指按了上去,在肉缝里面来回的滑动,不一会姐姐就娇喘嘘嘘的了。  我看到姐姐小穴里不住在往外淌着透明的液体,姐姐来回扭动着她的小屁股,嘴里发出「唔……唔」的声音,我看着姐姐下面的小穴在不住的流水,很想去吃,我就把姐姐身体往我这边搬了搬,姐姐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,就挪了过来,我使劲的把嘴巴凑过去,但是还是够不到,我无奈的又躺了回去姐姐的身体离我近了,看的更清楚了,红润的小穴像小嘴一样微微张开,一丝丝清澈的液体流了下来。  我用手指在洞口的地方来回的抚摸,然后清清的插进去一个指头,然后抽出来,在插进去,刚插了几下,我就感到姐姐的头离开了我的鸡鸡,嘴里发出长长的一声「啊……」接着小穴里面不断的蠕动,更是喷出了大量的液体,弄的我满手都是,我以为姐姐尿尿了,我把手拿过来放到鼻子上闻了闻,没有尿骚味,是一股清香的味道,我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着,姐姐后过头脸红红的看着我,眼睛泪汪汪的,好看极了。  过了一会姐姐接着为我吸吮我的小鸡鸡,现在姐姐吸吮的已经熟练了许多,我的鸡鸡已经硬的不能再硬了,我看到姐姐流满液体的小穴,我让姐停止了动作,:  「姐,我想操逼」姐姐笑着答应了,我跪在姐姐的下面,把姐姐的腿分开,我看到那湿湿的肉缝,心里莫名的悸动,我和姐姐上次就是这样的,却没有成功。我趴在姐姐身上,用鸡鸡顶了两下,还是找不到那个洞洞了,本来我记得很清楚啦,但是一趴到身上来,却怎么也找不到,我急的满头大汗。我心情很沮丧,又顶了两下,还是没能成功,我做了起来,我趴在姐姐身上看不到鸡鸡顶的位置,我做起来了就能看到,这样我想会能找到吧。  我握着我的鸡鸡,在姐的肉缝里面滑了滑,明显感觉到贴近姐姐屁眼那里比别地方都软,然后我就把鸡鸡顶在那里,使劲往前一定,果然,我的鸡鸡头整个进去了,啊……好紧啊……而且特别的热,我感觉身子都麻麻的。姐姐这时握着我胳膊的手也使劲的抓紧了我,「啊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小弟……姐有点疼……姐害怕……你慢点」「嗯,姐你看……进去了耶……」姐姐微红着脸,闭着眼睛,我慢慢的挺动了一下,马上感觉到姐姐的小穴一夹,使得我在也动不了了,过了一会姐姐放松了,我有像里面进去一些,知道感觉到那层膜的时候才停下来,现在已经进去半根了,我抽出来,在插进去,来回做着活塞运动,姐姐的脸更红了,呼吸也急促了起来,姐姐的小穴很紧,不像婶婶那样,进去了好像感觉不着边际,姐姐的小穴却是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小鸡鸡,我趴在了姐姐身上,下体开始有节奏的来回挺动,但是我不敢进去太深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有种莫名的害怕。  我动了大约100来下,姐姐还是闭着眼睛,咬着嘴唇不说话,也不出声。  我感觉脊背麻麻的,脑袋里面有出现了昨天晚上那样的空白,下体的动作也加快了,越快越麻,感觉要受不了了,我猛的挺动了几下,然后身子不停的颤动,「啊……姐……我尿了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」「啊……」姐姐这是也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叫声,然后身体不住的抖动,拼命抓着我的胳膊,我感觉到姐姐下面的小穴夹的更紧了,我大约「尿了」10多秒,感觉鸡鸡在姐姐的小穴里不停的跳动,每跳动一下,就舒服的快要飞起来了。  完事后,我从姐姐的身体上下来,看到姐姐的小穴红红的,下面的小孔不停的流出白色的乳汁,我想去吃,但是姐姐抓着我不让我动,姐姐死命的搂着我过了好一阵身体不在颤抖了才对我说,:「刚刚好舒服啊,感觉像飞起来了一样,原来操逼是这么舒服的事啊」「我也是啊,姐,舒服死了,姐我们以后长长这样好不好,我太喜欢这种感觉啦,」姐姐高兴的亲了我的小脸蛋一下道「嗯……姐姐也喜欢。但是我们千万不能让别人看见啊,要是让人知道了,爸爸妈妈会打死我们的」我笑笑的点点头,:「放心啦,姐,我们偷偷的谁会知道呀」但是中国有句古话叫"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」但是我们的小主角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道理呢。  我和姐姐完事后就趴在炕上一起看电视,我还不时的摸着姐姐的小穴,滑溜溜的,我的鸡鸡没一会又硬的不得了。  又看了会电视,实在是没心情看电视啦。:"姐,我还想操逼,「姐姐红着脸没说什么,我于是又爬上了姐姐的身体,就把鸡鸡插进小穴里面,这次进去的顺利不少,我抽插的很不得劲,总是感觉不尽兴,只能进去那么一点,还有一大半节露在外面,当然不会得劲了。  姐姐下面的水越来越多了,顺着我的抽插流了出来,顺着屁股缝流到了炕上,姐姐的小穴也更润滑了,但是还是好紧,我抽插了大约40-50下我感觉到姐姐的穴里一阵一阵收缩,姐姐也使劲的抓住了我的后背,抓的好疼,我知道姐姐快喷「奶水」了,就使劲的抽插,姐姐的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,「啊……飞……慢点……姐姐……好……受……不了……了……好像……要……爆炸……了……啊……慢……慢点」我听到姐姐的话就不敢乱动了,姐姐这时突然挺起下体,身体不住的颤动……「啊……」一声高亢的叫声,吓了我一跳……由于姐姐的挺起,本来只插进一半的鸡鸡整根没入了小穴里面,我感觉到鸡鸡先是疼了一下,随后就被柔软包裹,好舒服。我看到姐姐的脸一阵抽搐,:「姐……你怎么啦……不舒服吗?」「啊………好疼……唔……唔……下面……好疼啊……弟……抱住姐……姐好疼……唔……唔。」我不知如何是好,姐姐哭了起来。  我就那样抱着了姐姐,姐姐还保持着挺起的姿势,姐姐的身体不住的颤抖,小穴里面更是夹的我鸡鸡紧紧的,小穴里面的嫩肉好像在不住抽搐,就这样抱了一会姐姐的身体不那样颤抖了,姐姐让我轻轻的把她放回到炕上,一起那样挺着一定很累吧,我就轻轻的顺着身体的姿势把姐姐放回炕上,我的身体就紧紧的贴着姐姐的下体,因为我的鸡鸡还全在里面呢,我刚才试着抽出来,但是姐姐不让我动,说疼,没办法只有这样放着了。  过了好一会,我看到有血水在我和姐姐下体的连接处流了出来,我吓了一跳,:   「姐,你下面流血了。」姐姐没说什么,点了下头,告诉我不要动。我有点害怕了,但是我看到姐姐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,心里稍微好过一点。  大约10分钟过去了,姐姐开始慢慢的挪动身体,我也伴随的姐姐的挪动,轻轻的抽插了几下鸡鸡,但是姐姐的下面夹的我好紧,几下都没能抽动,姐姐轻轻了晃了一会屁股:「好了,弟……你动吧……姐不疼了。但是要慢一点啊」我听了姐姐的话试着抽插起来,开始是慢慢的,感觉小穴没刚才那么紧了,抽插了一会我看姐姐没有疼痛的感觉了,就慢慢的快了点,我感觉我的鸡鸡头顶着一个东西,每次我抽出来在插进去的时候都能撞到那个东西,也不知道是什么,我只感觉鸡鸡在那上面划过的感觉很好。姐姐红着脸,伴随着我的顶撞嘴里发出「额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」的声音。  我抽插的越来越快,舒服的感觉来的也越来越强,感觉后背麻木了,所有的知觉好像都集中在了鸡鸡上面。我有点控制不住了,还是使劲的顶撞,我只感觉自己好像要爆炸了一样,鸡鸡暴胀。突然鸡鸡口一阵抽搐。一股一股的精子喷了出来,我感觉身体好像一下被抽空一样,身体也跟着不住颤抖,大约过了5秒左右这感觉快要失去了,突然在这时姐姐穴里那个一直被我顶撞的东西张开了口,喷出一股滚烫的「奶水」,使得我的鸡鸡又挺动了好几下,伴随着我的精子又喷了出来,我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。身体上好像连手指头都在颤抖。那个张开的小口正好对着我的鸡鸡头,好像咬住了我的鸡鸡头吸吮一样。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我看到姐姐两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。  胸脯距离的起伏着。我感觉我的鸡鸡还半硬不软的插在姐姐那里。而且姐姐那里还在不住的收缩。只不过频率越来越慢。  我看到姐姐的表情有点害怕,难道是傻了?我推了推姐姐,姐姐看了看我:  「别动……弟……等……等会。」我不知道姐姐在说什么,「嗯」说着我就把鸡鸡拔了出来。随着我把鸡鸡抽出来,穴口那里发出了「啵」的一声,随着姐姐的身体有开始剧烈颤抖起来,姐姐把来回挺动着下体,双手根式使劲的抓紧了被子,喉咙里发出「额……额」的声音,我看到姐姐下体的小穴里面流出很多血水,红白相间的。突然又流出了一大股水。过了好一会姐姐才平静。  我看着眼前的姐姐,说实话。把我吓屁了。  "死小弟,不都告诉你等一会了么。你还动……差点害死我……「我害羞的挠了一下头,嘿嘿的笑着也没说什么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 又爬了一会,姐姐看已经快11点了,要起来叠被子,刚要站起来,又倒了下去,试了几次也没成功。「死小弟,都是你害的。我现在身上一点劲都没啦,被子你叠」我无辜的看了看姐姐,只好叠起了被子,姐姐家这点活都是我干的,好委屈。  姐姐看到她身体下面的血水呆了一下。对我说:「这个怎么办啊,弟。被爸妈看到了不得打死我们啊。」「赶紧拆下来洗了吧。」「可是里面还是可以看到啊。」我无奈了,没办法躲过。突然我灵机一动。  「把被子仍了,仍的远点。等叔叔婶婶他们回来的时候,你就说拿出去晒被子,不知道怎么就没了。」姐姐想了想也只好这样了,姐姐拿来了卫生纸擦拭了下面,然后穿上了衣裤,但是还是趴在那里。我把被子叠好了,就把那个脏的褥子拿出去藏到我家的仓房里面。等哪天晚上的给它仍远点。姐姐让我先回家,她爸妈要回来了,别给看出来了。  我放好被子就进自己家的屋了,妈妈没在家,我看了会电视觉得很累,就睡着了。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清楚。  妈妈做好了饭把我喊了起来,吃过饭,我想睡觉,妈妈说,那你在家好好睡觉吧,我去你王姨家打麻将。:「妈,我不敢,你别去了呗」妈妈想了想说:「一会我去了,让你王艳姐来陪你,她要是不来,我就不玩了就回来」我只好点了点头。  在家里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见艳姐来。等的有点不耐烦了,也确实害怕自己在家。  刚想出去找妈妈,却看到婶婶来啦,我的心跳突然快了一下,婶婶看到我着急的样子笑呵呵的道:「怎么啦,小阿飞。不敢自己在家啊」我眨巴眨巴眼睛:「是啊,婶。你咋知道我自己在家啊」「还不是你妈告诉我的,她要去打麻将,小艳没在家,她去就找我来陪你啊,」「哦。」我高兴的搂着婶婶的胳膊进屋去了,婶婶进屋就上炕坐着去了,我去给婶婶洗了两个苹果也跟着上了炕。  「今天怎么这么乖啊,还知道给婶婶洗苹果啦。」「我哪天都这么懂事啊,嘿嘿」婶婶摸着我的头,我打开了电视,就和婶婶在家看起了电视,虽然没意思,但是却不害怕了。大约8点多,天都黑了,我起来把被子拿了下来,捂被子。这是婶婶告诉我把灯闭了吧,等你妈回来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呢,咱俩先睡。  我就过去把灯闭了,婶婶趴在被窝里搂着我看电视,我的小手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乱摸着,婶婶老把我的手拿走,好不容易终于把手伸进婶婶的上衣里了,握住了那个比妈妈还大一些的奶子。  我抚摸着婶婶的大奶子,捏着那个大樱桃,不一会樱桃就挺立了起来,我用两根手指夹住,来回的揉捏。我的鸡鸡瞬间就昂起了头。  我感觉婶婶的身上都湿湿的了,:「婶,你热吗?把衣服脱了吧。」「小坏蛋,你又想干什么呀?」说着婶婶敲了我的头一下。  「我怕婶婶热么,看你全身都是汗。」婶婶笑了笑,「嗯,婶婶要脱了噢。  小坏蛋你可不许捣蛋。」说着婶婶就把她的外衣脱掉了,两个白白的大奶子露了出来,我二话不说一口咬住。婶婶被我的突然袭击弄的一愣,由于衣服正好脱到头上,挡住了眼睛,所以她看不到我现在的所作所为,「喂,小坏蛋,不说好不许捣蛋的么。」我就想没听到一样,用我的牙齿轻轻咬住婶婶左边那粒大樱桃,右手捏着右边的樱桃。婶婶好像忘记了要脱掉衣服一样,把手举在那里,衣服挡着她的脸,随着我的亲、咬。我感觉到婶婶的呼吸急促了起来。  婶婶费了很大劲才把衣服脱了下来,立马捉住我,:「让你不听话,偷吃。  看我怎么收拾你,」说着婶婶把我拽了过去,让我趴在她的腿上。把我的裤衩脱到一半,露出小屁股,用手在上面打了几下。不过打的很轻。到好像是在抚摸一样。  我笑着挣脱婶婶的束缚,站在那里!婶婶当时就愣住了,看到我直挺挺的鸡鸡对着她的脸,婶婶的脸马上就红了,:「丢不丢,多大了都,快穿上」「婶婶,你给脱的,当然的你给穿啦。」婶婶白了我一眼。把我拉了过去,帮我把裤衩提上去,但是到鸡鸡那就卡主了,因为鸡鸡是硬的,正好挡住了裤衩。  婶婶用手拿着我的鸡鸡要放回去,在婶婶的手碰到我的鸡鸡的时候,婶婶的脸更红了,而我的小鸡鸡更是很舒服的跳动了两下。婶婶愣在了那里。